今天是: 繁體中文
手機版 | 歷史上的今天 | 幫助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我要投稿 | RSS歷史網RSS訂閱
歷史春秋網 歷史春秋網道學頻道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化 >>  文化資訊

王德恒:壁畫迷霧之尋找兇手還是追蹤感情

時間:2021-08-07  來源:歷史春秋網  作者:王德恒    評論:  【國學  收藏  糾錯

  蕭潤找了一個也只有一年多警齡的年輕警察換上便裝開車。這個年輕的警察駕車技術很好,拉著蕭潤和貝寧前往紫云嶺。開了三個多小時,在一處岔道上,向西是紫云嶺,向東是霞云嶺。蕭潤他們走上了向紫云嶺龍寶峪的路。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王德恒:壁畫迷霧之尋找兇手還是追蹤感情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一上這條路,景色大變。路是新鋪的砂石路,路兩側栽滿了蒼松翠柏,都是一人多高,遠望,連綿不絕的蔥郁山嶺,上面罩著幾朵白云,整個兒一幅“三山環抱”的景象。車越向山里開,越覺得氣雄勢壯。貝寧脫口說道:“哎呀,這不是我老爸說的那有皇陵之勝的地方嗎?”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蕭潤正翻看著手里的地圖,頭也沒抬地說道:“這里叫上英水,再往前才是紫云嶺,紫云嶺的中段是劉陰子家所在的龍寶峪。”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貝寧回想起來,父親曾經在這里進行一個項目前期的地下文物勘察,當地的鄉政府、縣政府多次到家里來,還帶了許多土特產當禮品,大都是些山野菜之類的。禮品中只有一部古舊的山志和族譜的合編引起了父親的注意。當時,父親要給錢,來人說什么也不要。父親收下后,研究了許多天,寫了一篇論文,說朝的海陵王完顏亮的墓地不在紫云嶺龍寶峪。紫云嶺那么好的風水,金世宗不會把他埋到那里,如果要找完顏亮的墓地還得向別的地方找。后來,聽說父親在一個項目的可行性報告上簽字了。以后,再沒有紫云嶺的人到家里來了。再后來,父親和母親吵架,就是因為母親將這本書以兩萬元的價格賣給了董行介紹來的南方一個倒賣文物的。弄得父親又籌集了三萬元將這本書買了回來,然后“捐”給了所里,得到“獎金”一萬元,實際上不賠不掙。但是,從此父母再不說話,直到母親出走,父親搬家。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有了這段回憶,眼前的風景再好,貝寧也沒了興致。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車子快臨近村莊的時候,樹叢后明顯是一些拆掉的房屋,還有剛打了地基而后又停了的建筑。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前面就是紫云嶺的龍寶峪了。但是,如此出名的大村,卻看不到幾戶人家。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他們很順利地找到了劉陰子的家。說是“家”,實際上就是臨時搭建的石頭棚子。劉陰子沒在家,剛走不久,只有他的姐姐在,她本是嫁到外村去了,因為家里沒人,才來照看一下。蕭潤貝寧便和他姐姐聊了起來,她們告訴他姐姐,說劉文瑞發現了重要文物,有立功受獎的機會,他姐姐高興得流下眼淚,說:“前年,我父親得腎病去世了,家中沒有收入,文瑞只好輟學到城里打工。不幸的是母親又得了癌癥,已經擴散到肺部,到了晚期,為了交住院費,他只好賣血,完了,還要干搬鋼琴那么重的活兒……可能文瑞又到醫院看我媽去了。”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劉陰子為什么面色慘白,貝寧這才知道原因。原來他是賣血為母親治病了。聊了一會兒,她倆有意將話題轉向壁畫,而對山洞壁畫的事,劉陰子的姐姐一無所知,看那表情,絕不是裝出來的。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蕭潤打量了一番這簡陋的屋子。正面的桌子上放著一個骨灰盒,上面的墻壁掛著一幅老人像,知道這是劉陰子父親的像,便問道:“文瑞父親的骨灰怎么還不安葬,擺在家里是當地的風俗嗎?”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劉陰子的姐姐臉上露出憤憤不平的神色,說道:“我們家在那山上承包了一塊山場,突然之間合同不算數了,說是改勝地墓地風景區。要把我父親的骨灰盒埋在山場,需要修建一座塔,栽六棵樹。鄉里說照顧我們,不收我們占地費,只要土地證費用1888元??墒?,就這1888元我們也拿不出,何況還要修建一座塔!為了顧全大局,我們把房子拆了,到現在還沒房住。有修塔的錢,我們把房子也蓋上了。要不是住在這里,條件這么簡陋,冬天陰冷陰冷的,我父親也不會那么快就去世了。”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說著,劉陰子的姐姐禁不住哭了起來。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貝寧零零散散地聽說過搬遷賠償的事,便問道:“那你們拆房子搬遷,要得到很多補償啊。”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說是一平方米給860元,可是到現在了一分錢也沒見到。”劉陰子的姐姐又是氣憤不平。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這時,蕭潤在收拾得干凈利落的墻角,發現了一個麂皮口袋,她小心翼翼地取了下來,不知為什么心里竟“怦”、“怦”地跳了起來,打開袋子一看,果然是一根紫簫和一管長笛。頓時,那夜的簫聲回響在耳際。她是一個冷靜而又講究實際的人,但此時,卻感到一種雖然縹緲但又實實在在的美好。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她把那紫簫遞給貝寧,問道:“你能聽出它的聲音嗎?”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貝寧也注意到了蕭潤把紫簫拿出來,她順手把那長笛抽出來拿在眼前看,長笛的尾部有一道皺裂的紋路,這肯定會變調走音,基本上不能用了。但細看,這只長笛還是那種精品,油光锃亮,年頭不淺了。她又接過蕭潤遞來的紫簫,仔細查看,同樣也是精品。她試著吹了吹,雖然學鍵盤樂的,對吹奏樂器不在行,但吹出簡單的音調還是可以的。然而,只是簡單的幾個音調,蕭潤就感到這聲音很熟悉,說道:“那天的夜半簫聲,就是這根紫簫吹出來的。”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貝寧全神貫注地吹著陌生的紫簫,倒沒有什么感覺,沒和那夜半簫聲聯系起來。聽蕭潤向劉陰子的姐姐問道:“大姐,你家是這里的老住戶嗎?”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是啊。不過,我父親1949年就離開這里,參加了建工局,我母親也在建工局所屬的子弟學校當老師,是教音樂的,有時還教體育,會打太極拳。1962年的時候,上級號召返鄉度困,父親響應號召,就又回到這里了。文瑞隨母親,受母親的遺傳,笛簫口琴都會,太極拳也會。上學的時候,經常在做完作業后,半夜三更自己跑到山坡上去吹一陣。”劉陰子的姐姐說道,“可惜,沒有好老師指導,否則,考個劇團多好。”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貝寧想起來那夜半的簫聲,那充滿詩意的氣氛,但她心里清楚,那只是一種氣氛,是一種情調。她聽得出,那吹奏缺少基本的音樂訓練。但是,蕭潤把這紫簫和那夜半響在自家院墻外的簫聲聯系在一起了,貝寧不由得猝然一驚。她隱隱約約覺出,那只手為什么出現在墻洞里了,父親就是在這個什么勝地墓地的項目上簽了字,收取了古書,那就是賄賂。天呀,難道那只手,竟是劉陰子放在那墻洞里,恐嚇父親的?這也太可惡了。但是,貝寧心里怎么也對他恨不起來,厭惡不起來。究其原因,可能是因為他后來又道歉了,而且,因他對工作的認真負責,貝寧還殘留著好感。那夜半時分緲緲的簫聲,作為一種美好因素還留在她的心里。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于是她問道:“劉姐姐,你家種葫蘆嗎?”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劉陰子的姐姐一激靈,呆了一會兒,臉上掛上了淚,說道:“你們怎的知道這事?”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那你家就是種了,而且種得很好。”蕭潤接話。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劉陰子的姐姐還是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流淚。貝寧忽然靈光一閃,說道:“姐姐,我們剛才進屋的時候,已經看見了你家房頂上擺著許多切開的葫蘆,還有,院子那邊拉著一條長長的鐵絲,掛滿了葫蘆條,我知道那是曬的葫蘆條干菜。”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劉陰子的姐姐抽噎起來,說道:“如果沒有那些葫蘆,我媽媽也不會病重,如今,她就是病在這葫蘆上了。”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貝寧著急地問:“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姐姐,你就告訴我們吧,我們雖然不是什么大官,可我這蕭潤姐,告訴你實話吧,她是警察,可以幫助你的。還有,我爸爸雖然是個文化方面的小官,可他是市政協委員,經常能見到市里的首長。你要是有冤屈,不怕遞不上狀子去!”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那行!”劉陰子的姐姐抹了一把眼淚,說道,“走,我帶你們看看去,你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兩人跟著劉陰子的姐姐走出房門,來到院里。這時蕭潤才注意到,果然,在那石板蓋的屋頂上,擺滿了各種形狀的許多葫蘆,還有切開一半的葫蘆,那就是瓢了。劉陰子的姐姐抄起一根木桿子,捅下兩個瓢來,只見那瓢上面有字,一個上面是“福”字,一個上面是“壽”字。她們還感覺到,這個瓢握在手里很光滑。蕭潤用瓢來澮水,感覺這比那種普通的瓢好得多。貝寧問道:“姐姐,是不是有的瓢上面還有個‘祿’字?”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劉陰子的姐姐回答說:“我媽這個人,又怪,又犟,就是不往上做那個‘祿’字,說不鼓勵劉家的人當官。”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蕭潤琢磨了許久,問道:“這樣的瓢能賣多少錢一個?”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起碼五元。”劉陰子的姐姐回答。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那要是削成葫蘆條一個葫蘆能賣多少錢?”蕭潤又問。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也就是四五角錢。”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你家一年能產多少個葫蘆?”蕭潤接著問。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這二年,能產1000多個。如果有一半做上字,一年差不多收入10000元??墒?,我媽那人很怪,她不多往葫蘆上做字,連配方都不告訴我們,說一定要等徹底成功,登記了專利,才讓我們大面積種植。結果,我媽選的那個說是風水寶地中的‘朱雀’的地方,是此次項目必征的土地,我媽當然不同意。后來,大隊雇的推土機在我們不知道的時候,平整土地,將我家的1000多棵葫蘆全推了。我媽知道后當場就昏了過去。那地是我媽為了種植葫蘆整出來的,種子是培育雜交優選的,光線、土壤、肥料,都經過幾遍整治了。”劉陰子的姐姐幽幽地說著,看來,她對那葫蘆也有很深的感情。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那他們賠你們多少錢呢?”貝寧問道。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說起來氣死人,是按玉米棒子的產量賠的錢!而且大隊還說照顧我們,給我們換了一塊平整得多的土地??墒俏覌屨f,你就是賠償多加1000倍,也不值那塊地的錢。從那之后,我媽一病不起……”說著,劉陰子的姐姐又抹起了眼淚。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是呀,那土地長出金色的葫蘆,當然珍貴了。”貝寧說道。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你怎么知道有金色的葫蘆?”劉陰子的姐姐詫異地問。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有人給她送了一個,確實漂亮。”蕭潤說道。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劉陰子的姐姐不錯眼珠地打量著貝寧,喃喃地說道:“像,長得真像田教授,你就是田教授的閨女吧。這個項目,就是一次田教授喝酒后,對大隊和鄉里的干部們說什么風水寶地,什么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三山環抱、二水分流,鄉里和大隊才去南方招商的。”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貝寧有些尷尬,說道:“劉文瑞說錯怪了我爸爸呢??赡苓@里還有別的內情。再說,我爸說的是風水,他一個搞考古的,必須懂得一些風水知識,才能進行調查發掘。”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我沒說怪你爸爸。我怪的是那些鄉里和大隊的人把事情做得太絕了!”劉陰子的姐姐解釋道。忽然,她像發現了什么似的,用有些游移不定的眼光望著貝寧和蕭潤,問:“文瑞真的把那金色的葫蘆送給你了?”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是啊!我很喜歡的。”貝寧回答說。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劉陰子的姐姐說道:“我媽今年唯一高興的事,就是留下了一棵秧苗,結出了一棵金色的葫蘆。這可和那干黃的葫蘆不一樣,就是干了,也是油光锃亮的。我媽還說,如果那塊土地不被破壞,可能還有紫色的,甚至紅色的葫蘆結出來。用葫蘆制作工藝品,葫蘆文化就成功了。那樣,我家一兩年就能蓋上樓。我說的是,我媽住院時把那個金色葫蘆當寶貝似的,怎么……”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蕭潤接上了:“是啊,怎么能在這時候拿出來送人,而且是送給被當成仇人的人的女兒?這是不是陰子,不,文瑞擅自做主的?這可不利于阿姨養病啊。”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她說著,眼睛瞥了一下貝寧。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貝寧則沒當回事,說道:“如果阿姨喜歡,我再送回來。”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不,不用。我知道我那弟弟把那葫蘆送你,可能就是我媽的主意。”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奇怪!” 蕭潤說。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奇怪!”貝寧接著蕭潤的話也說了一聲。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但蕭潤的心里忽然一動,看來田如衡真的和這件案子有關系,這送金色葫蘆和翡翠煙嘴兒不是一般的道歉,有深意在里面。沒有想到,謀殺的案子沒破呢,已經牽扯上許多人了。順藤摸瓜,可能揭出一個腐敗集團來。這事,得隨時和李淞商量,進展情況要隨時向局頭匯報。老警察早提醒過,一旦有案子涉及到干部,一定要向局頭報告,這是最穩妥的辦法,穩定自己,穩定社會。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陰子的姐姐奇怪地看著兩個姑娘,說道:“奇怪,奇怪什么啊?他把金色的葫蘆送給你,肯定是我媽同意,讓他送的。”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可是,你媽為什么讓他將自己用心血培育出來的葫蘆送給一個并不相識的姑娘?而且里面還有一件價值不菲的翡翠煙嘴兒呢。”蕭潤問道。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這次輪到劉陰子的姐姐吃驚了,她驚詫地睜大眼睛,對著貝寧說:“他把那煙嘴兒也送你了?”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是啊。”貝寧表面上回答得很隨便,可心里也是疑慮重重。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那煙嘴兒就是值錢,有一個叫董行的古董商給3000元,我媽都沒賣,就這么輕松地送給你?除非……”說到這里,劉陰子的姐姐搖搖頭,“不可能。”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蕭潤說道:“沒什么不可能的。這年頭什么事情都可能發生??磥?,那煙嘴兒是你母親給未來的兒媳婦準備的。”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她說完看著貝寧笑,貝寧這時正在想的是,怎么這件事董行伯伯也摻和了進來,難道他也常來這紫云嶺?此時,聽蕭潤說什么給兒媳婦準備的禮品,她死活也想不到那里去,一時愣住了,只顧打量那些葫蘆,沒有立刻否認。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她還想起來,爸爸的辦公桌上也有類似的葫蘆。第十一章山洞壁畫的真相但是,她忽然又激靈一下,在龍家窗臺上發現的人頭,和那墻洞中的手是一個人身上的。無疑,從這金色葫蘆來看,那做成“祖勢”的手,就是劉陰子放進自己家的墻頭的金錢眼的。如果那只手和人頭都是劉陰子放的,那么劉陰子就是殺人犯!劉陰子竟然是殺人犯!他不但要破壞文物,破壞那壁畫,而且是個殺人犯!她的心顫抖了起來。對于這樣一個人,蕭潤怎么和自己聯系起來開愛情的玩笑呢?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第三部分 尋找兇手還是追蹤感情(4)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她偷瞧了一眼蕭潤,見蕭潤已經離開了“送禮給未來兒媳婦”的話題,也似乎沒有把“放手”和“放腦袋”是同一個人所為當回事,和劉陰子的姐姐絮絮地說話,探討起了搬遷補償的問題。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噢,原來你家以前也是城市戶口,響應號召回鄉的。那這次為了開發勝地項目搬遷也是有補償的啊。”蕭潤不解地說,“我家搬遷一年不到,回遷給了三室一廳。”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那是你們城里。在鄉下,是大隊,現在也叫村了。大隊書記說話最頂用,他讓搬走,馬上就得搬走,有不動的,上拖車把房子拉倒,再不服,就揍你了。還有專門的打手呢,老百姓誰敢惹?鄉里養了幾個打手,有一個矮子,專門會打人,打死人不償命。因為他有證,是醫院給開的,打人可以白打,打死人不但不償命,還受獎勵。”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蕭潤和貝寧都聽得目瞪口呆。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怎么會這樣呢?!”貝寧問道。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看著劉陰子的姐姐憤懣不平的樣子,兩位姑娘也跟著不平起來。蕭潤大兩歲,先鎮靜下來。她知道劉陰子的姐姐說的也許有些夸張,但是類似的事情是可能存在的。確實有弱智打人不負法律責任的律條,如果有人利用這個律條,雇傭打手,還是個很值得注意的問題。她想要查一查。她仔細地將笛簫收進那麂皮口袋,說道:“貝寧,咱們到鄉醫院去看看劉文瑞的媽媽吧。他給你搬了兩次鋼琴,就是找不到壁畫也該看看去,在那里遇見他,咱們再聽他說說,把情況向有關部門反映上去。”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聽這么一說,劉陰子的姐姐也不留她們了。但是,出門后,蕭潤覺得少問了一句話,就是那個有“打人證”的矮子的姓名。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蕭潤貝寧他們趕到鄉醫院,見到了劉陰子的媽媽,她病得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她們找到主治醫生,才知道劉文瑞剛剛交了6500元錢,讓多給他媽用止疼藥,治療的藥因為沒有錢買,只好不用了。0wC歷史春秋網 - 專注于中國古代歷史

未標明來源于“歷史春秋網”的稿件均為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內容影響到您的合法權益(含文章中內容、圖片等),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處理。 聯系郵箱:6465372@qq.com;QQ:6465372

文章標簽:


圖說歷史
民國時期的國葬!一代梟雄袁世凱出殯當天
民國時期的國葬!一代梟
圖說民國十大奇女子
圖說民國十大奇女子
毛澤東外交舊照
毛澤東外交舊照
世襲罔替”的清朝十二家“鐵帽子王”
世襲罔替”的清朝十二
歷史春秋網微信公眾號

掃碼關注歷史春秋網微信公眾號


推薦資訊
“佛誕日”為何在香港成為法定假日
“佛誕日”為何在香港
執行總編孫玉良代表公司與王德恒簽定戰略合作協議
執行總編孫玉良代表公
《東京夢華錄》下的“大宋新年”
《東京夢華錄》下的“
新年掐架,有人把“中國年”改成“韓國年”
新年掐架,有人把“中國
欄目熱門
相關文章


掃碼關注罕見老照片微信公眾號
大肥女bbwbbwhd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